当前位置:浙江枫润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历史崔杼为何弑杀齐庄公?齐庄公被杀竟是因为女人
崔杼为何弑杀齐庄公?齐庄公被杀竟是因为女人
2022-10-03

权力市场似乎也遵循高利润高风险的市场规律,那些登上权力顶峰的王侯将相们,往往跌得最重最狠,坟场里从来不缺他们死于非命的鬼魂。有趣的是,在一场场争权夺利的腥风血雨中,撞死在美女裙下的风流鬼也不在少数。这为沉闷灰暗的历史增添了不少饶有情趣的笑谈。春秋时期,有一对关系亲密的君臣,为了一个女人而火拼起来。这本是一出司空见惯的宫廷闹剧,实在不值一提,但是,面对这场闹剧,其他几个臣子的言行,却同亮星一般,闪烁在了历史的天空中!一场荒唐可笑的王八架,竟然打出了值得大书特书的历史经验教训。这不能不说是历史老人,玩了一个颇具特色的历史大幽默!

崔杼是春秋时齐国大夫,他趁齐灵公病重时,杀了太子和太傅,迎立废太子公子光即位,崔杼自然成了新君齐庄公最信任的心腹重臣。崔杼当国秉政,骄横异常,他借助庄公的王权,大胆的排除异己,庄公借助他的黑手大肆的杀戮政敌,二人狼狈为奸,打得火热,甚至达到了不分场合,随意胡闹的地步。可是,无论如何不分彼此,老婆还是要分清的,齐庄公偏偏忘记了这一点。崔杼的老婆棠姜是个大美女,庄公利用君王的身份勾搭上了棠姜,崔杼觉察到了这件事后,头上的那顶绿帽子顿时映绿了他那张一贯骄横的老脸。这自然不是往床上挤一挤那么简单的事,君臣之间看似牢固的利益共同体,开始出现了巨大裂痕。就在这时,齐庄公不听身边人的劝阻,把赐给崔杼的帽子又送给别人,这让本来已窝了一肚子王八气的崔杼顿起杀心。这年夏季,齐庄公在城北设宴招待莒国使者,崔杼称病没去,齐庄公以慰问为名,想趁机到崔府去私会情人,笑盈盈的棠姜把色眯眯庄公引入内室后,自己和崔杼从侧门溜出后,立刻关上了大门,准备来个关门打狗。可笑的是,死到临头的齐庄公,此时还抱着柱子,唱着情歌等情人呢。当埋伏的甲士举起刀剑时,求生心切的齐庄公纵身一跃,表演了一招狗急跳墙,结果被人射中大腿,跌入墙内,被甲士乱刀砍死。那些跟随庄公前来的臣子,也被崔杼杀掉了,莫名其妙的作了风流鬼的陪葬品

发生这场弑君事变时,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晏婴就站在崔杼的大门外,庄公被杀后,晏子的手下问他道:“你准备去死吗?”晏子大义凛然地回答道:“君主为社稷而死,我也为君主而死;君主为社稷而逃亡,我也为君主而逃亡。如果他为了自己的私利和错误而死,又不是他的亲宠之臣,谁愿意去死!”晏子说完,走进大门,伏在庄公尸体上大哭,又起身跳了三跳,表示哀痛之后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崔府。崔杼的手下要杀晏子,崔杼说:“他是百姓敬仰的人,放了他,可以赢得人心。”崔杼杀了庄公后,又拥立景公为国君,自己出任宰相,庆封为左相。为了防止大臣们反抗,崔杼和庆封要大臣们一起盟誓,宣誓永远效忠崔氏和庆氏。刀剑之下,傻子也会明白,这就是要不要自己脑袋的宣誓,所有的大臣们都乖乖的按崔庆二人的要求盟誓了,唯有晏子仰天长叹道:“我晏子如果不忠于国君和社稷,有上天作证惩罚我”。崔杼和庆封明知晏子另有所指,因为晏子的巨大威望,二人也只好装糊涂,没敢对晏子下手。这场刀剑之下的盟誓能当真吗?二年之后,崔杼家中闹内讧,崔杼的儿子引狼入室,跑去向庆封求助,庆封趁机带兵杀进崔府,灭了崔氏家族。崔杼自杀后,齐景公把他戮尸暴市,在齐国飞扬跋扈几十年的崔氏一族,终于飞灰湮灭了。

庄公被杀,新君即位,这样的大事一定要记上史书的。当时齐国的太史公如实地记下了崔杼弑君的史实,崔杼看后大怒,立即杀死了太史公。因为历代的太史都是家族人传承的,崔杼接连召来了太史公的二个弟弟太史仲和太史叔,让他俩篡改史实,但均被他二人严词拒绝了,恼羞成怒的崔杼又残杀了他兄弟俩。随后,崔杼又召来了太史公的最小弟弟太史季,崔杼指着地上三具血淋淋的尸体说:“你的哥哥们都死了,你难道还要找死吗?你最好按照我的要求,在史册上写成庄公暴病而亡”太史季正色道:“秉笔直书是太史的职责,史实是任何人篡改不了的,我不写,总会有人写,我劝你不要妄想了吧!”太史季说罢,提笔就在史册上写上‘崔杼弑君’四个大字。崔杼面对大义凛然的太史季,终于心虚胆怯了,他只得叹口气,放了太史季。太史季走出崔府,在半路上遇到南史氏执简而来,原来,南史氏以为太史季又被杀了,于是,他匆匆赶来,准备继承太史公兄弟们的遗志,继续实记这件历史事实。晏子和孔子是同时代的人,在百家争鸣的春秋时代,孔子的君为臣纲的那套伦理,根本没人当作一回事。晏子的臣以社稷为本的言论,被《春秋左转》郑重地记载了下来,可见晏子代表了当时大多数臣民的心声。可惜,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,君王被抬到了天子的神圣地位后,臣民全都成了匍匐在地的奴才。晏子批判君主的声音消失了,世上响起的只有皇恩浩荡,万岁,万万岁的颂歌声了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民族的大悲剧!

历史的生命在于真实。别看那些王侯将相骄横的不可一世,但面对冷酷无情的历史,也难免有作贼心虚之感。因此,篡改粉饰历史,掩盖他们的丑行罪恶,便成了他们必做的功课。唐太宗李世民虽是历史上大有作为的一代明君,但是,杀兄灭弟的玄武门政变,依然是他除不掉的心病,他利用至高无上的皇权,改变了皇帝不得翻看当朝史书的戒律,从而打开了篡改历史的方便之门。在皇帝阴森可怖的目光注视下,昏君暴君的滔天罪恶,也会被涂抹成明君圣君的丰功伟绩。有幸的是,历朝历代都有史官以太史公兄弟为楷模,誓死捍卫历史的真实性,这才让历史有了可信度。

不少历史学家总爱讲“不信青史尽成灰”。他们为何如此信心满满,因为历史的灰烬里,总藏有光亮的明珠,正是晏子、太史公这样一颗颗光耀历史的明珠,才串成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史。从这个意义上延伸理解,围绕一顶绿帽子而开打的这场王八架,居然打开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君臣关系,什么才是真正的历史这二大学问之门,这实在是值得好好庆贺的历史成果!